欢迎访问温州律师陈楚个人网站!

海昌律师原创:夜读律师调查被拒维权案有感

  2018年10月10日,北方给温州送来第一股强劲冷空气,气温骤降,细雨绵绵。劳累了一天,扒掉工作装,换上家居服,从老婆手里接过小儿子和奶瓶,瘫在沙发上喂奶。无聊时拿起了手机翻看微信消息,发现同事转发的律师持法院调查令被拒绝调查的文章,文章内容大概就是律师持法院出具的调查令去公安部门调查,被接待民警拒绝,要求法院的人来调查,后申请律师协会出面维权,派出所才给律师调查云云。看完文章,一天的疲惫又涌上心头。

  律师调查是律师最普通的业务,可是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让人不舒服。《律师法》第三十五条规定:律师自行调查取证的,凭律师执业证书和律师事务所证明,可以向有关单位或者个人调查与承办法律事务有关的情况。看似法条规定得清清楚楚,可实际上律师调查困难重重。就在上周,我去社保部门调查,持律师证、介绍信调查某公民社保信息,毫无悬念的被窗口工作人员给拒绝了,要求出具法院调查令才予调查。当然作为执业近十年我这不老也不少的律师,这并不能阻碍我调查的决心。几番普法攻势之下,工作人员哑口无言,最后祭出终极招式“你找我们领导”“行,我不知道你领导是哪位,请你带我过去找他”。见到领导,说明情况,拿出律师证、介绍信,然后再交流了一下《律师法》,领导点头同意调查。

  调查被拒绝的这种经历,对我而言一点都不新鲜,基本上也与前面所提到的文章情节如出一辙,区别在于我拒绝提供调查令,严守《律师法》底线,据理力争,维护自身权利。而文章中的律师拿法院出具的调查令被拒绝,道理很简单,被调查单位“法”都不遵守,拿份调查令又有何意义,况且调查令无法可依。调查令出自《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在民事诉讼和执行程序中试行律师调查令的若干意见》,该意见规定律师持调查令调查时,接受调查人拒绝协助调查的,人民法院可以依据《民事诉讼法》第114条规定予以处理,仔细查阅《民事诉讼法》第114、第64条以及其它条文规定,并无规定法院可授权律师去调查的内容。所以文章中民警拒绝律师持调查令调查,让法院的工作人员来调查并无不妥之处,可见该民警具备一定的法律素养。如果当时我在现场普法,警察对我说出这番话,哑口无言的应该是我们律师。

  打开手机浏览器,搜索“调查令”,发现除了浙江省,其它省份也出台了有关调查令的意见或者规定,网民一片叫好,甚至有文章题目“内部规定难敌律师调查令,律师取证有了尚方宝剑”,看着可笑又可气,律师的尚方宝剑是于1997年1月1日施行的《律师法》,只是宝剑总被有意无意地无视。调查令的相关规定,确实对保障律师调查权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但是弊大于利。一方面,很多政府部门已经将调查令视为一种常态,律师没有调查令就不给查,这已经完全违反了《律师法》的规定;另一方面,开具调查令,给法院工作人员造成额外工作负担。执业多年,我很理解法院工作人员,下班时间、周末、节假日接到法院打来的工作电话,都不是意外的事情。法院工作人员一边要埋头办案,一边还要抽个空,起草调查令,审稿、定稿、敲章,一套流程走一遍,一个小时或两个小时,我想应该是不够的。如果遇到比较紧急的调查事项,迟迟不能拿到调查令,委托人又会对律师有意见。调查令的地位就是这样,让人又爱又恨;它若存在,律师束手束脚;它若不存在,有些事情律师办不成。

  《律师法》是一部虽有不足,但也足以让律师感到自豪的法律,却总被忽视,被漠视。忽视来自我们这个群体被诸多莫名其妙的规定、办法限制,以至于我们自己都感到不确定,不自信;漠视来自我们这个群体之外的人,对法的不清楚,不了解。结果唯有我这种“犟”律师经常随身携带,时不时地掏出来给他们看看,告诉他们,我有大宝剑,搞得大家面红耳赤。

  写完小短文,又得哄孩子睡觉了,我是律师,也是普通人,我知道我的一篇阅后感,一篇情绪小短文,对改变现状起不到什么作用,但是发声是我的权利,如果能够引起你的共鸣,请来了解一下《律师法》,里面规定的其实就是普罗大众的基本权利,知法、懂法、守法,律师才能全面维护大众的合法权利。

上一篇:温州专业律师分享:让企业长久的秘密!
下一篇:如何找律师?